死着活去

 

『安卡』gun.

短打找感觉

安卡皆是前军人

Attention:宇宙级别ooc
私设如山倒









嘶——安迷修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这并不能引起身边人的重视,相反那人拿着卫生棉签的手更加用力摁了上去。



你忍着点。卡米尔把沾满血渍的棉签丢开,他也眉头紧蹙起,眼底尽是疲惫。他快速拿出绷带缠上并打结,眼帘低垂,眼睫轻颤。额头处流淌的热血早已冷却,现在正半凝固胶着在他的脸上,他抬抬眼,血浆便又滑落下落在眼睫上颤颤巍巍挂着,摇摇欲坠。



我是看你太紧张来缓解气氛,对我而言那根本不疼呀。哎、哎——安迷修被招呼了一记闷拳,哇哇咧着嘴故意嘶喊了几声,摇摇头,眼角瞥到卡米尔眉头稍稍舒缓开来,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抬起左手用相对干净一点的指节蹭了蹭对方那张和自己没什么区别的脸,蹭出一小块干净的地方。片刻后还是嫌不够,直接整只手覆上,拭去对方脸上挂着的汗珠,结果就是灰尘和血液混杂在一起被抹匀开来到处都是。



安迷修,你知道吗?卡米尔没有躲开安迷修,对于故作嬉笑的人的行为姑且是作默认,引得那人又是一阵小声咯咯直笑。他如此说,安迷修倒又摆正身子,靠着石灰墙壁坐直,收起先前那一副笑脸,换上他们初次见面时那张严肃僵硬板着的脸,只是右脸颊狭长深色的伤疤被尘土掩得隐约可见。





My brother



dead.




他平静说,两只手交错紧扣,又松开,相互来回小幅度摩擦,搓来搓去,抵在额前,右手小拇指戴着的银制戒指随着摇晃的车内和稀稀落落投下的月光反射出晃人的光弧。他脖颈间吊着的子弹坠子也一摇一摆,散发冷冽的寒光,弹身上似乎刻着什么。眉头掩在稍长的刘海下,既不舒展也不紧蹙,反倒呈现近冷漠的模样。



抱歉卡米尔——他道,他拉过卡米尔握合的双手,想掰开他瘦削苍白的每根手指,奈何最后只堪堪松开了两根——卡米尔一直力气都比他要大。安迷修小心翼翼凑近卡米尔,即使对方满脸血污,也没有影响亲吻一点一点轻飘飘落上。额头、眉骨、双眸、鼻尖、唇角,呼吸间、口腔中大概是六分尘土,两分铁锈,两分火药,全然失尽了他以前那一身干净清爽的洗衣粉味。



可是我喜欢你呀卡米尔,我爱你……他呢喃着道,我不想你出事……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