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着活去

 

无聊的练笔。

儿子们。




GerLoM真的不喜欢来冷的地方,他是天生畏寒,老毛病,病根子,呆久了全身骨头都疼起来,不会死,就是难受。但现在是没办法,就算冷到他那对不经折腾的羽翼会被冻到报废,他还是来了。


“Karen?Karen?”他喊了好几声怀里的人,依然没有得到过多回应。至多、对方毛茸茸的脑袋往他怀里又钻了一分,恨不得直接钻进血管里面——那里肯定不会太冷。


这很奇怪,情况颠倒了。以前KarenTeJ总是热乎着的。GerLoM最喜欢的就是这一点,抱在怀里就跟抱住个小太阳啊,小火炉啊差不多的,舒服得打紧,黑发埋进去干净而暖。

现在GerLoM反而要比KarenTeJ温度还要高上不少,发抖者成了怎么也捂不热的体质。也许是成了魔族后如此,也可能是死过一次的原因。反正——捂不热了,再没人暖着他就只会越来越冷。



暧。


GerLoM一声叹息从鼻腔里爬出来,是他的错。


他揽过对方,更用力了些,翅膀轻轻落在对方身子上,北风还不时呜啊呜地吹起表面那层和小家伙后来花白的软发缠在一起,脖颈间断头的伤痕依稀可见。


GerLoM不喜欢冷的地方。

稍冷一点的都不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