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着活去

 

<萧蔡>

一点乱七八糟的短评





(因为不擅长写文评,所以怎么看都功力不足,说话颠三倒四、重复啰嗦。就是我流理解,我流词穷。)








首先必须要吹一吹太太的文风!我非常喜欢这样带有浅淡朦胧和大片留白的叙述手法!由蔡居诚的视角冷却并燃烧着娓娓道来,悲喜、淡漠与无奈爆发得淋漓尽致。


倾慕以至入魇而破罐破摔的情感,既压抑又剧烈如扑火飞蛾,寻求存在之烟火,一现之昙花。




『你看到我了么…你看到我了么?』





读来就像《幽霊屋敷の首吊り少女》不可视的魂灵的祈求。无论何时,这个人都只是渴求着那一点,『他有自信能做到最好』仅是他为汲取那渺茫温存的手段。所以他不在意,『他没仔细考虑过书本里记的、道听途说的那些世间苦楚』,只因『他要接下师父全部衣钵,要担起守护众生的重任』。

叹其痴妄,怨其偏执。

借用《同道殊途》中一句『名为同道,实则殊途』,祸根早已埋下。




『他疯到愿意把自己放到最卑微的位置去渴求师傅的怜爱,他也怕有朝一日他会去杀了不能达成他所愿的萧疏寒。』





与《莎乐美》发生强烈共鸣!莎乐美对约翰的爱曾也纯洁而卑微(这样用词也许不当,但我想不出来更好的措辞。的确对莎乐美而言,亲吻约翰,这样的愿望足以称得上微不足道)(另:我对戏剧一窍不通,理解充满百度与片面)。

而转至此蔡居诚原是高傲之人,终究败一情字,原把自己放于卑微。又或者说在萧疏寒面前,他永远是『卑微的蔡居诚』,此外任何人面前都永远是『高傲的蔡居诚』。我最欢喜这一句!

起初也许只是对于师父的敬仰,如莎乐美后期畸形的爱,蔡居诚的情感也转为偏执的追求——莎乐美请求王斩下约翰的头颅;蔡居诚串通崔天志刺杀皇帝,攻上武当,好一个欺师灭祖!也仅仅为那一个目光。





『他知道等着他的会是什么,无论是终生禁足,还是费尽武功,他都知道是为了什么。』

未尽之言,更使人悲。






『——世人再不会知武当逆徒的下落。』

『可是,他也再见不到心心恋恋的师父。』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

萧疏寒终究还是一派掌门,他心中不得不再去装天下,装江湖,装门派。虽保得蔡居诚一命,于他何其残忍。





『他听不到萧疏寒口中喃的是“如梦”二字,也没有听到萧疏寒气急骂的“孽障”。』



若道“如梦”是萧疏寒内心深处,潜意识里自己也已动心;一声“孽障”相比斥责,更多是对自己的懊恼。

未尽之言,更使人悲!











我说不出话了,ballball大家看看这篇文。写的真的好…!!!

白鸦:

恭祝各位除夕快乐。

ps.车。
pps.不是糖。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