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着活去

 

小丑与海葵 『1』

沉迷纪录片产物
樱蕾篷锥海葵萧
眼斑双锯鱼楚

无差向
自娱自乐
黑洞级别ooc












眼斑双锯鱼第一次见到那样奇怪的樱蕾篷锥海葵,他整体奇异的灰白色,在那一片片多彩海葵群中显得十分显眼。这不是个好特征——他要死了,鱼听说只有濒死的海葵才会白化。共生藻不断从体内分离出,这样他会失去自己原有色彩,转变为白色。本着好奇,也许还是幼鱼的一点天真,他靠近那株海葵,仔细围绕着对方打量。半透明的触手随着海水自然摇摆伸展,若不是颜色有异,他和周围其他樱蕾篷锥海葵一样,甚至要更好。小丑鱼很容易看出,海葵因为已经存在很久而体积成为他目前见过最大的。如果不是对方要死了,也许是个不错的房东呢。





他再一步靠近,海葵中没有任何一条同类,似乎更证明他的猜想。





“海葵,你要死了,你知道吗?”他几乎带着惋惜道,别管一条鱼哪里来的惋惜怜悯,他说是那就是咯。这东西来得飘渺,既然这是个故事有谢谢又何妨?





海葵并没有理会这尾于他看来有点多管闲事的眼斑双锯鱼,他努力伸长触手想就此避开来者,但在海水洋流面前好像,不,绝对毫无作用。这让脾气不大好的海葵有些焦虑烦躁,他依然选择沉默。





小丑鱼更认定对方垂死,小心轻快用鳞片触及对方布满毒刺的触手,没过多久便一个咕噜直往白海葵那层层叠叠半透明触手里钻来钻去,颇有几分不亦乐乎。嗅来嗅去,却闻出一丝丝不对劲。





许久——这个标准在萧疏寒那海葵漫长生命里总是轻飘飘,他只好经常经常说,毕竟对于其他生命而言的确是很久——没有小丑鱼光临常驻,几乎快要适应独具生活的海葵被眼前这么一出闹得一时浑身不自在,试着摆动触手将对方推远。好吧,半透明触手没有这个力量。





他开口道,“幼鱼,我很好。”话完,许久没交流的陌生感让他更忍不住想放出毒素毒远这只愈发过分的眼斑双锯鱼。





“是的,你闻起来没有他们说的死海葵那股……呃,恶臭味?”楚遗风转了转,很满意摇了摇尾鳍,顺带摆动胸鳍代替满意的点头,海葵传来淡淡的气息给他一阵道不明的舒适。“那我就住在这里如何?你看……周围也没有其他鱼,我来还可以帮上忙对吧。”肯定陈述句。





萧疏寒并不知道对方哪来的自信,虽然事实好像如此,对方住过来并没有于他而言有任何不利,可他依旧本能要反驳——八字不合似的,如果海葵和小丑鱼有八字。





“你话太多了。”





“没事没事,会习惯的。”楚遗风一边这么说,一边钻来钻去,幼鱼自不缺少好奇和体力。





“你可以找地毯海葵。”

“太凶。”





“公主海葵也行。”

“太俗。”





萧疏寒想一只眼斑双锯鱼怎么就那么多讲究,想他一樱蕾篷锥海葵活了这么久也没那么穷讲究,住过寄居蟹的壳,爬过珊瑚群,斗过海星,土渣和寄生虫也都遭过好几回,哪有什么好讲究的。和眼前的冰淇淋明明张口就能吃,却还要找个有漂亮容器盛着,配套精致餐具的另一个大概一个感觉。





“你好看得紧,我十分欢喜。可以吧?”楚遗风窝在触手里闷声道。隔着半透明的东西再看平时的海域,是大不一样的,像是蒙上一层柔软且微香毛玻璃,他新奇享受着当前情况。本来一个层面海水温度怎么都是差不多,硬是触手毫无实体软软搭着的惬意给他一种这里更暖和的错觉。





萧疏寒不再说话,说可以不是,说不可以也不是。干脆继续晒着太阳,回忆着自己还是浅棕色的日子。新房客就这么住下,和房东关系不好也不至于坏,结果他们两个连名字都没打招呼,便这般看起诡异又自然而然相互默认下来。










tag我都打的慌(

评论(10)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