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轩子师傅画的
我是moki(po)
cn骨折咕

不推荐关注
文风自娱自乐型媚俗写手
随缘更新

57r4vqygwqyr8fvbuhafjkC'P-0o
感谢您看到这里

绝对中立⇔秩序邪恶
薛定谔的坑
薛定谔的我
跳下去
没了

复健短打

退步了
我流安卡

我常常说所谓下辈子。听来很飘渺,事实我也的确如此想。可恰因为这般,才会有无限之可能性,故人既说神爱万物,待一切尘归尘,土归土,无论何人,无论何为,信他奉他的都将得到救赎。至于真假,我不在意。是真即有,是假即无。到底殊途同归、归根究底,与我毫无差别。

然。

我希望他存在。

卡米尔。我才得以说,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自欺欺人成分居多,我明知,他的救赎不是这个。
愚者皆虚妄。

『安卡』个人目录

小小的总结,以后也许会有更新。吧?

没想到我如此怠惰


短篇·原著向

『安卡』 愚者

『安卡』恐惧与新叶


题外话:将这两篇放在最前面,是因为总的而言,这两篇是目前自己感到最满意的,也是当时写起来最卖力的orz


中篇·半架空·未来


以下短篇均为片段描写

基本不会有什么后续


短篇·黑道设定

非常凶的卡(

后续(这玩意还能有后续?


短篇·意大利黑手设定

『安卡...

『安卡』 威尼斯之死 四

是过渡章,没什么营养
深受《海边的卡夫卡》影响



前情回顾

卡米尔依然只让安迷修将自己送至往日那座桥前,剩下一段路来自己走。在门前,他摸索了遍浑身口袋,结果只摸到几枚硬币和支票。最应带着的钥匙是怎么也找不到,他重又把手插回口袋,循着临时街道,围绕房子绕远了走一大圈,从突兀伸出的道楼梯顺着上去。 

 他挽起袖口,把外衣脱下随意搭在肩上。小心踩过台阶,跳到阳台台阶上,拉开虚掩的窗,弯腰侧身爬窗进了屋。没走几步路便碰了一脚玻璃渣。他稍加环顾四周,屋中也只是原先挂着的现代画被打翻在地,坏了个杯子,乱了张毛毯,破了条窗帘的程度罢了,甚至相比最初他所遇见的被窃贼光顾的场面好得多。要不了多少时间...

『安卡』恐惧与新叶

Attention:人物属于官爸爸,ooc属于我
第二人称
宇宙黑洞级ooc



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应该是很久以前,你、卡米尔,被那对绿眸蛊惑。你时常在梦里遇见那眸子,泛着青葱,一闪一烁。黑鸦羽翼被强光照耀,镀上耀金滚边,瞳中流转的光芒亮让人眯眼。你无法转移视线目光,那是何等温柔平静的眼,你只曾在逝去的生母身上所见。

你想到了你最重要的那一点信仰,你感到莫名油然而生的恐惧,有个声音在告诉你,这是错误的,不对的。恐惧侵蚀你所有的精神,霸占你的肉体,你甚至无法做出任何判断。

于是你逃避,你时常看那眸子如同观望死神身边围绕的鬼火,压迫着你的神经;像秃鹫饥饿的眼,盘旋在你的头顶;宛如已上弦的箭矢,...

『安卡』soul knight

元气骑士pa
短打找感觉
ooc属于我

地穴下火炬一闪一烁,冷色灯光却是明亮无比。身披盔甲的骑士卸去了一身甲胄,臂弯里安安静静躺着一只体型偏瘦的黑猫,眼睛禁闭,无法得知它拥有怎样的眼瞳。只能从骑士小心翼翼温和,一下一下的抚摸看出骑士对它极其重视;从黝黑皮毛反射明亮的柔光看出它的皮毛保养得相当好,也许品种还不错。

骑士在沙发上躺得有些拘谨。也对,沙发对于他而言实在有些窄小,他怎么也不是,只好保持僵硬之态,继续浅浅笑着为怀里的小黑猫顺毛。他脖间围着条边缘破烂脱线的红围巾,随之软软塌下,搭在沙发上,落在地上。

他看见了新来的狼人有点小慌张地对着空房间张望,礼貌笑了笑,丝毫不见尴尬,蹑手蹑脚坐起,把...

『安卡』威尼斯之死(1)~(3)

重修过的版本。
我差不多是个废moki了。





那是一个传说,若是徘徊在威尼斯歌声悠扬的棕发绿眸的英俊青年摆渡者愿意为您摆渡,您便能得到祝福,灵魂也能升入天堂,而遇见他也可以得到好运。



骗人的——卡米尔深信不疑他得到的这结论,他也见过棕发绿眸的艄公,可是他们既没有为他摆渡,也没有给他祝福,既然如此他的灵魂也就没有感受到天堂。艄公们只是在威尼斯沉默的河流上摆弄他们漆黑的贡多拉,隔着空气对他喊道,卡米尔快回去啦,你的母亲在找你。



这也多半是他们糊弄孩子的招式,卡米尔认识到了这一点他已经迎来歪歪扭扭的八岁。对,歪歪扭扭、畸形、不完整。母亲时不时会精神失常,他难以忘怀从二楼被摔下的坠落感,...

Attention:

两个人画的时间隔得有点远

所以画风不统一

bug很多。

画的时候根本没注意人体。


很奇怪的私设


简单概括

维持空间存在的正义使者安迷修

失去部分记忆四处流浪的卡米尔


*安迷修的左眼不是自己的

『安卡』

Attention:所有的ooc算我的错
三次元的事又多又乱
我需要镇镇惊
真的贼几把ooc
三思而后行
三思而后行
三思而后行



卡米尔醒来时已经从家里的全友床头睡到床尾,大半个身子都呈悬挂状,被子踢得老远,毕竟还是炎夏酷暑中,这样打着膀子他也没觉得有多冷。相反,身上还都黏糊糊覆盖了一层半干半湿的汗,长长的发丝贴着他的脖颈和脸颊,闷得他难受翻了个身,拽过被子一角随意擦了两下。想来虽是周末,可身上这般黏糊实在难受,卡米尔眯着眼摸索着衣服,伸脚四处乱蹬。结果是衣服没有找到,也没有蹬到除了被子外的东西。想来衣服大概是掉到地上,同居者先他一步起了。

卡米尔摸着床边想要起来,结果常年低血压顿时让他一阵头晕目眩,...

『安卡』gun.

短打找感觉

安卡皆是前军人

Attention:宇宙级别ooc
私设如山倒

嘶——安迷修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然而这并不能引起身边人的重视,相反那人拿着卫生棉签的手更加用力摁了上去。

你忍着点。卡米尔把沾满血渍的棉签丢开,他也眉头紧蹙起,眼底尽是疲惫。他快速拿出绷带缠上并打结,眼帘低垂,眼睫轻颤。额头处流淌的热血早已冷却,现在正半凝固胶着在他的脸上,他抬抬眼,血浆便又滑落下落在眼睫上颤颤巍巍挂着,摇摇欲坠。

我是看你太紧张来缓解气氛,对我而言那根本不疼呀。哎、哎——安迷修被招呼了一记闷拳,哇哇咧着嘴故意嘶喊了几声,摇摇头,眼角瞥到卡米尔眉头稍稍舒缓开来,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抬起左手用相对干净一点的...

『安卡』

Consigliere,underboss系列短打
想想还是发出来orz

Sotto capo伤势怎么样?

你问了第三遍了Consigliere。佩利心情不是很好,对家的人宣战得太快,尽管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但还是措手不及。他郁闷地叼着香烟糖果,臼齿犬齿仅仅咬合,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没有特别严重到死的类型,也不轻。中了三枪,两枪打右肩上,还有一枪在腿上。该死的堵什么车——!他猛地一踩刹车,然后挂挡,拳头重重砸在方向盘上,发出一声闷响。看情况非得堵上几个小时。

安迷修心不在焉,自然是没有听进去多少,他唯独听进的大抵就是他心爱的underboss被对家的人击中了三枪。他双手交叠紧握,思绪形如乱麻。是什么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