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是轩子师傅画的
我是moki(po)
cn骨折咕

不推荐关注
文风自娱自乐型媚俗写手
随缘更新

57r4vqygwqyr8fvbuhafjkC'P-0o
感谢您看到这里

绝对中立⇔秩序邪恶
薛定谔的坑
薛定谔的我
跳下去
没了

【雷卡】drug.two—three.

我到底在干什么系列

two.

卡米尔本来一天可以出来的时间段有三个,分别是早中晚餐前后时段,至于为什么变成两个,这纯粹是他很少能在七点左右起来,甚至有时才睡下。所以他多半醒来的时候已经结束了早餐,或者就是午餐时间快要开始。也不排除极少数他睡了一天的情况。

嗜睡和失眠成了近三个月来他生活的主题,严重失眠于是第二天便严重嗜睡,而晚上又难以入睡。这般恶性循环,他无法让自己生活正轨,本就已经杂乱的生活作息更是被打乱如一盘无法聚拢的散沙,再因此他的梦境过于繁多,它们便溢出占据了现实。

他杀死的人,要杀死他的人,陌生的,熟悉的,一张张面孔,一个个身影围得他水泄不通。他推不开,逃不了。

他尝试过服...

『雷卡』drug. zero—one.

drug.

黑道pa
zero.

卡米尔做噩梦醒来了。他还枕着围巾,那上面湿了一片,染成深色,不清楚是汗还是泪或是血。头发也被打湿黏糊糊粘在脸颊两侧,稍长一些的则和脖颈紧贴在一起。尽管已经入夏,他还是觉得天气冷得要命,死活也不肯撤走床上的毛毯,他摇摇头坐起来,盖着的羊毛毯也跟着滑落下去。

他还是无法从先前的梦魇里摆脱出来,被绑架的记忆不断翻来覆去,在脑海里重现并愈发深刻,每个细节都在舌尖跳动。

DRUG、 INTRAVENOUS INJECTOR。*

他死死掐着自己的手肘内侧——那里的针孔痕迹早已愈合,任由他如何用力,除了淤青,什么都不会出现。他又将脸埋入双掌中,无法遏制全身颤抖,喉中发出...

drug.脑洞存档

drug.

记梗。
黑道pa
伤疤是私设
毒‖‖‖‖品涉及
珍爱生命

卡米尔做噩梦醒来了。他还枕着围巾,那上面湿了一片,染成深色,不清楚是汗还是泪或是血。头发也被打湿黏糊糊粘在脸颊两侧,稍长一些的则和脖颈紧贴在一起。尽管已经入夏,他还是觉得天气冷得要命,死活也不肯撤走床上的毛毯,他摇摇头坐起来,盖着的羊毛毯也跟着滑落下去。

他还是无法从先前的梦魇里摆脱出来,被绑架的记忆不断翻来覆去,在脑海里重现并愈发深刻,每个细节都在舌尖跳动。

DRUG、 INTRAVENOUS INJECTOR。*

他死死掐着自己的手肘内侧——那里的针孔痕迹早已愈合,任由他如何用力,除了淤青,什么都不会出现。他又将脸埋入...

『雷卡』片段描写 不是车(x )

Attention:
年龄差巨大
咸湿的大人世界(?
也不知道在写什么
18×7
私设如山倒

你揽过坐在你腿上的孩子,微微俯下身好让自己看清孩子捧着的童话书上的字?暖黄的灯光使你的倦意铺天盖地席卷过来,你不得不频繁地眨眼,为了保持你的大脑还处于清醒。

其实你无心去看书上的文字,白昼里会议上看的文件足以让你厌烦,童话对于你而言早已无意义,只是惹人发笑的空洞文字。

“卡米尔啊,你快点长大吧……”你骤然发出一声长叹,三分期待,三分焦躁,三分疲惫,再加上一分怜爱就是十分渴望。你的手臂稍稍发力便能轻松地把孩子牢牢圈在怀里,你选择性地无视了他的僵硬,归结于孩子本身不爱与他人接触,又亲昵贴着他的左耳,小声地重...